無言以對,這一次的邂逅註定悲傷。舉手之間,人走、茶涼。一杯無情的水,任你怎樣濃郁的茶韻,也沖不香港如新集團出有情的清香。仿佛之間,畫地為牢,這一首無聲的戀曲,該用怎樣的樂器去譜寫,這一世的滄桑?你的不經意,我用一生書寫,你的回眸間,我用一世長歎。風花雪月,該如何編輯這一段?

無情的夜,雨後孤留餘香,我仰天長問:問這一次的旅程,何處才是了!在,而老天,只有點滴微露,播灑之後,瞬間蒸發,猶如你我,擦肩而過,再回首,已是人海茫茫……遂逐頁書寫,想用這短小的筆尖勾勒出你漫長的笑容。只可惜命運將你的笑深埋長土,只待風沙四起,。激不起微塵半點,在千年nuskin 如新之後,聽風喚雨,經天地之長流,方可回眸,卻是依稀作幕,一揮手,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也罷,且當此為生命的驛站,一段之後,再無牽掛。正如我佛長曰:不可說。淡然無味,你註定是我一生的滄桑。就落於八月的桂花飄香,卻滋潤不了我三月無盡的心傷。你笑,我用一生追逐,而我,卻成就了你手中無法了然的畫卷,由瘋狂的姿態寫下,潑墨之間,卻手起筆駐,閃電般飄然而去,徒留下一幅沒有人能看懂的殘卷,只待百年之後,用闊體臨摹,方可重現。當初的揮筆,如今的殘軀,竟是如此的平淡之事,如此的不堪而言。

罷了罷了,再美麗的故事,終經不起似水流年。一切皆有因,一切皆成緣,不如就學我佛就此而去,在菩提樹下覓一方寶寶紅疹青石拈花一笑,了然心間。註定,一切隨緣。曾經的刻骨,如今又有何還存然於心。我們,不再是我們,你的笑在書寫之後,就留於信箋,只待年華蒼老,幾經流年。而我,只待一個人等待下一個冬天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hunh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