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春了,才知,於是,剪一段時光,只為找尋最初的影子,兜兜轉轉,又回到了原點,下定了決心的事,無論什麼卜維廉中學樣的原因,都已經算是給我虛度的年華予以交代,耗費的青春,也算是給自己上的最深的一課。

輕扣歲月的門,依然向我敞開,那昨日裏逝去的日子,仿佛刻在了寄給遠方的明信片上,寫給薄涼季節裏的寄語,仿佛不是訴說著我自己。

有人問我,早應該做的決定,為何拖延至今,我無從回答,但是你若問我,有何不舍,的確,有不舍,不舍的是站在斷橋上的人,只是他遠遠的站著,屬於別人,與我無關。

一個內心稍有溫度的人,都會與曾被傷害的曾經有所畏懼,過於坎坷的經歷,讓我開始顛卜維廉中學覆以往的想法,想著曾以看客的心態來遙望那些被人說說道道的人或者事,現在卻也能理解了,那些不被世俗接納的感情與目光。

是的,他已婚,當我遇上他的時候,我並不知道,我以為那是一場緣,也以為我們之間會有美好的開啟,但當我知道了何為相見恨晚,才發現,那個人,永遠靠不近我的世界。

我畫地為牢,是沒有份的遇見,也是沒有份的結識,也許我的離開,不,是一場永遠的離開,恐怕最放不下的人,還是他。

我依稀記得那天,第一次遠遠的看著他,我被他所折服的目光,心動的那種歡愉,我至今記得,我記得當我樂卜維廉中學呵的告訴別人,他是那麼的優秀時,連我自己都被驚到了。

有時候,就是在錯誤的時候,發現自己已經逃脫不掉了,當我努力一步一步走近他時,才發覺,我再也無法前進了,於是,我曾無數次的告訴自己,放下,要變得坦然,其實我做到了,但是又沒有完全做到。

我依舊在某些看似很溫暖的晌午,亦或者是星光璀璨的夜色下,想起這樣的他,會想著他在做什麼,會不會也偶爾的記起我?我不知道在我離開了以後,是不是就變成了我一個人的記憶?是不是就定格成了永遠的惦念?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hunh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