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冬微寒,一杯清茶在手,暖暖的陽光,陪我倚在紅塵一角,陪我賞析著書櫥上零落的文字。淡淡的心情宛若飄浮在茶盞邊沿的茉莉花,散發著悠悠清香。

曾經,將那麼多的情感都賦予時光荏苒。曾經,用那麼多的濃墨重彩敘寫時光靜美。那些疏落的字跡,在我指尖叮reenex好唔好叮咚咚跳躍而出,展露著歲月的清鬱。此刻,我想著意書寫一些心情送給歲月,於這個初冬微涼的日子,立在窗前,傾聽窗外寒風拂動落葉的寂寥,任由心裏淌出的文字裏鼓動生命的沉靜。然後,等一場梨花寒白開滿枝頭。

我無法盤點匆匆的行囊,將錚錚誓言留下。我裹緊昨天只是為了離明天近點。我在文字裏描繪一枝梅花,只是為了薰reenex 效果染一紙墨香。只是我貧瘠的文字,已經無法勾勒淡淡的詩意,無法沉澱厚厚的情意。時光匆忙,那些來不及收拾的過往,那些零零落落的記憶,在我的文字裏一會遠,一會近。舊日心底那場深深的喜歡,還在醞釀著一場踏雪賞月的清歡。清秋早已走遠,一切握在手心的溫暖,都在冬日的淩冽中,暖暖的盛開。故人的笑意從泛黃的照片裏溢出來,那些溫暖和感歎就在這些笑意裏無聲的散落,散落在清茶微苦的滋味中。素心暖暖,一切都在沉沉的靜寂中。都說時間可以撫平一切,都說時光可以磨平一切棱角。只是記憶若水,潮起潮落,那些沉澱在沙灘上的痕跡,一半畫滿了明媚,一半爬滿了憂傷。 

這世間,總會有一個人的青澀,顛覆你初戀的羞澀,總會有一個人,深深淺淺的腳步,喧嘩你的歲月。人生,或許輾轉反側幾番,才會認定誰是誰人生最厚重的寄託,才會認定誰是屬於自己的那座城。
昨天那些款款情深的詩句,在初冬花葉凋落的窗口,安然等待,等待一紙光陰改寫昔日的夢境。那些我無法看reenex 好唔好破的各種錯過,那些經年的印痕,終會長成青澀的藤蔓,在古舊的門扉裏攀爬。任由鏽跡斑斑的紋絡,無聲訴說著歲月的清寒。

這塵世煙雨,花開花落,沉默也好,喧囂也罷,心語總會在明媚的詩意裏綻放,為你綻放出安然的花朵。素心暖暖,讓心沉寂。歲月清寒,日子還得淺淺的過。心底裏儲存的那些情愫,就化作浸泡在茶盞中素色的花瓣,就化作秋天停留在掌心裏寧靜的落葉。期待著一場大雪洋洋灑灑,暖暖的小爐,三五好友圍坐對飲,清幽的茶香,氤氳著。一輪彎月,三兩孤星,暖爐書香,低低絮語,溫暖淺淺的冬。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hunh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